打开客服菜单
英国人你们听着你们再不投降包围的日军就要饿死了

发布时间:2022-09-05 04:26:22 来源:365体育外围入口 作者:365足球外围网址

内容简介:  说到包围战,我们马上就会想到诸如列宁格勒保卫战那般,被包围的一方饿殍遍地,还要顽强抵抗进攻方汹涌的攻击浪潮。  列宁格勒保卫战(来自百度)871天的围困导致高达1,500,000士兵和平民死亡  但是,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场战役,结果却是完全相反——被包围的一方不仅不缺吃穿,甚至还有美军的骆驼香烟供给。而包围的一方,却是饱受疾病和饥饿折磨,最后不得已选择了撤军。  英帕尔战略地位重要,作为进入印度的跳板,英军扼住它便能守住印度的大门,日军要进入印度,此地则为必经之地。  野心勃勃的日本军部必然不会放过印度“这颗联合王国皇冠上的明珠”...

  说到包围战,我们马上就会想到诸如列宁格勒保卫战那般,被包围的一方饿殍遍地,还要顽强抵抗进攻方汹涌的攻击浪潮。

  列宁格勒保卫战(来自百度)871天的围困导致高达1,500,000士兵和平民死亡

  但是,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场战役,结果却是完全相反——被包围的一方不仅不缺吃穿,甚至还有美军的骆驼香烟供给。而包围的一方,却是饱受疾病和饥饿折磨,最后不得已选择了撤军。

  英帕尔战略地位重要,作为进入印度的跳板,英军扼住它便能守住印度的大门,日军要进入印度,此地则为必经之地。

  野心勃勃的日本军部必然不会放过印度“这颗联合王国皇冠上的明珠”,但是盟军的行动比日军更快——42年10月起英军从缅甸西部沿海开始发动试探性攻势,这立刻让日军意识到,盟军的战略反攻即将到来,主动权他们自然要牢牢捏在手里。

  在英帕尔战役发起之前,日军在缅甸已经是人挡杀佛,佛挡杀耶稣般的存在。数不清的战功和战利品让原本南方军的军官们纷纷升迁——被称为“小东条”的牟田口廉也通过关系运作,成为了新编的缅甸方面军的最高指挥官——英国鬼畜们已经被吓破胆了,现在已经打出了六十人口的差距,优势在我,飞龙骑脸怎么输。

  由于原高级参谋群通通升任,因此牟田口大量引进自己熟识的部下接任该军参谋系统。到缅甸方面军成立时,高级参谋群多由第15军调任而来,包括参谋长中勇太郎少将、副参谋长矶村武亮少将、作战科科长片仓衷上校清一色是15军系统的人马——这就带来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使用熟人虽然方便内部沟通,不容易产生芥蒂。但是,这帮人对缅甸和即将到来的“印度攻势”完全是两眼一抹黑的状态。

  由于参谋们对缅甸战况生疏,使得牟田口军长可以任凭自己天马行空的战争构想与直通天听的人脉推动作战计划,为即将到来的灾难埋下了种子。

  1943年5月,牟田口廉也又一次在南方军司令部的军级司令官会议上推销他的“攻占英帕尔—阿萨姆”计划,不过这一回为他帮腔的还有河边正三(此人为河边方面军司令)司令。

  “诸君,攻占英帕尔之后,我军若开山脉防御线即可向前推进一大步。原本我们认为可以依靠的若开山脉和钦敦江地理天险,实际上已经不可靠。”

  “新任的参谋长官稻田正纯仍旧强调大方向应以警慎为主,但隐约能感觉到他也认同了他们的想法,出现在钦敦江的钦迪特遣队让我们有些认不清形势了。”

  在达成共识后,同年6月缅甸方面军实施对该计划的兵棋推演——日本人的兵棋推演,呵呵,大体上就是我已经拟定好计划了,英国佬你们要配合我们实施的样子。

  不过,日本人的兵棋推演虽然太过理想,但是有一点他们确实是算到了。缅甸地区道路崎岖,山路泥泞,刚刚经过雨季的山林小道连猴子都感觉难以攀爬。

  虽然牟田口已经放出狠话“没有粮食和补给,难道就不能打仗了?”但他还是想了一个(损)招出来——既然道路泥泞,汽车不足,那就赶着牛羊和大象充当运输队吧,当年成吉思汗就是这么干的。

  说干就干,日军在行动迅速这一点上的确比英国佬强上一大截。到战役发起时,日军一共征发了30,000头的牛、羊等动物来担任补给物资运输的工作,在物资缺乏时亦可就地把牛羊宰杀后食用。但如此除了引起缅甸当地民众的愤怒外,还大大的拖累了行军的速度,而且许多的动物在行军的途中走失。

  但是牟田口廉也显然忘记了,成吉思汗那时候是草原,他是在热带丛林里。最关键的一点,成吉思汗那时候可没有空军。

  赶着牛羊行军的大队日军成了英国皇家空军的活靶子,往往是两三架战斗机,一轮俯冲下来就能带走一个小队的日军外加宝贵的牲畜。如此坑爹的招数,除了降自家军队的士气和组织度以外,什么都没得到。

  日军第15军全部渡过钦敦江后,随即兵分三路,以第33师团和第15师团主攻英帕尔,而第31师团负责正面突击。

  3月28日,第33师团打到了距英帕尔西南约20公里的比辛布尔地区,封锁住了英帕尔的南部通道。与此同时,第15师团攻占了英帕尔至科希马之间的密宣,封锁住了英帕尔的北部通道。向科希马进攻的的31师团也打到了科希马的外围。

  面对日军的两个师团已对英帕尔形成南北合围之势,驻守英帕尔地区的斯库纳斯中将急电集团军司令斯利姆派兵增援,英军最高指挥官蒙巴顿立即向美国人求助,请求美军帮助空运部队。

  美方很快同意了英方的请求,从3月下旬开始把用于驼峰航线运输机借给蒙巴顿使用。美国的运输机确实是救命恩物,这45架运输机满载着第5英印师及全部枪炮,从若开飞往英帕尔平原,协同第4军的部队保卫英帕尔。

  有了这些运输机撑腰,集团军司令斯利姆和最高指挥官蒙巴顿信心满满地表示:哪怕是日军包围了英帕尔和科希马,我们也能保证你们的油弹钢铝补给……额,不对,是食品弹药补给。

  保障己方部队补给线的同时,英国人自然没有忘记给日本人的补给线来上一记重拳。除了前面提到的出动战斗机和轰炸机袭击日本人的牲畜队(可怜那些牛羊),英军第三战术航空军还出动大批飓风战斗机和蚊式轰炸机,对日军部队、补给线、基础设施展开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车轮攻击——即使是天气最不佳的4月雨季,第3战术航空军在当月仍出击了24,000架次。

  “我们没有得到一发子弹、一粒粮食的补给,只能依靠夺取敌人的弹药粮草来继续攻击。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空中补给!我们的敌人不要说是弹药粮草了,他们在阵地上甚至能得到美国香烟的供给,他们的武装兵员就在我眼前降落。只能是感慨!感慨!”

  饥肠辘辘的日军,在严重缺乏物资补给的情况下自然无力攻进英帕尔——哪怕现在他们已经踏上了英帕尔的门槛。

  进入四月,雨季到来,大规模的疫情迅速在日军队伍中爆发。伤寒、霍乱、痢疾将这些瘦骨嶙峋的日军士兵横扫在地,对于奄奄一息的他们来说,给脑门上来上一颗子弹反而是解脱了。

  无可奈何之下,参与攻击的师团甚至在师团长的带领下公然抗命,拒绝攻击打道回府。牟田口震怒之下,一连解职了三名师团长,这在军中掀起了一股不小的反抗浪潮,甚至有直接送往军部的弹劾电——这里要解释一下,IJA里面的话,师团长职务是天皇任命的亲补职,只是前线军司令官的牟田口依理是不能擅自将之解任的。

  但不管牟田口如何弹压,英帕尔战役败局已定,他本人也因为此役被冠上了“鬼畜牟田口”的称号,英帕尔一词在日本也被戴上了“有勇无谋”的帽子。

  七月初,随着第二批中国远征军在缅甸——这个日本缅甸军的肋窝子上狠狠地插上了一刀,英帕尔战役正式宣告结束,盟军也正式开始在东南亚展开战略反攻。